;
您现在位置:中国文化新闻网 > 热门 > 民生爆料 > 正文

开封一下派干部被指脱岗搞开发持刀相向讨薪工人

2018-08-03 12:25:17    来源:法律与生活网     评论:0

(原标题:开封一下派干部被指脱岗搞开发持刀相向讨薪工人)
《法律与生活》杂志社 记者  李漠  薛京
 
        “第一书记恶意拖欠工程款,导致包工头没钱发农民工工资,我们讨要,他竟然要用刀捅我们!”近日,记者接到了河南泰宇建筑有限公司(下称:泰宇公司)员工徐建庄、李偏、史丛印、翟渊录等讨薪代表的投诉。 

       第一书记是指由相关部门选派优秀年轻干部、后备干部等到村(一般为软弱涣散村和贫困村)担任党组织负责人的党员,职责任务是帮助建强基层组织、推动精准扶贫等。

       “开封市妇联干部汤洪波在任第一书记的两年时间里,到过村里不超过5次,他不抓精准扶贫,却擅自脱岗搞房地产开发等营利性活动。”

       2018年7月24日,记者赶到事发地进行了采访。
 
\
(李偏等讨薪农民工代表回想起讨薪经过,心情难以平静)
 
        “第一书记脱岗做生意” 
 
        徐建庄、翟渊录、李偏、史丛印等人的投诉材料显示,2015年5月,身为开封市妇联干部的汤洪波被派往开封市金明区水稻乡堤角村任第一书记,但他在2年任期里,到村里的次数不超过5次。
 
        打开北京某媒体杜姓记者在2017年8月4日到堤角村向该村支书了解汤洪波在任第一书记期间相关情况的录音,记者了解到了以下内容(篇幅所限,有删减)。

       村支书:给他打电话也不解决问题。

       记者:是不接电话还是不解决问题?

       村支书:接电话但是不来,关键是忙没有时间,刚开始很多事给他打电话,后来也不打了,都有工作,来不到,来了打个招呼走了。

       记者:在这么长时间里,他来过几次?

       村支书:按我的印象里不会超过5次。

       记者:他是2015年几月份过来的?

       村支书:是2015年5月份过来的。

       记者:他刚好是上个月撤的。

       村支书:他是上边验收完以后就撤了。

       记者:你们没有在一起吃吃饭、谈谈心,交流交流搞搞建设?

       村支书:没有。

       “汤洪波任堤角村第一书记时,我们曾到堤角村找他。村支书和老党员告诉我们他就不怎么来村里,好多村民就没见过这位第一书记。”徐建庄称:“村里的人只知道他在外面有工程,很忙。”

       记者随后电话采访了堤角村的村支书。

       “市妇联的汤洪波是在2015年5月至2017年5月在堤角村任第一书记吗?”记者问。

       “是,有这个人。”村支书答。

       “在2017年8月4日,北京的杜记者曾采访过你?”记者问。

       “有人来过。”村支书答。

       “你在接受他采访时说汤洪波在任堤角村第一书记期间,到村里不超过5次?”记者问。

       “有这回事。”村支书答。

       徐建庄、李偏、史丛印、翟渊录等人的投诉材料反映:因为汤洪波有公务员的身份,不能直接开公司,因此他便以妻子夏某的名义设立了包括兰考县建业置业有限公司(下称:建业公司)在内的多个公司。汤洪波不仅利用其公务员的身份为这些企业招揽工程从中牟利,还直接搞经营!2014年,他找到包工头谢海军,说兰考县兰阳商业广场房地产项目是他开发的,他告诉谢海军先交200万工程保证金,就可承建兰阳商业广场工程。谢海军照办后,承建了该项目。

       关于承建该项目的相关情况,泰宇公司项目经理谢海军称:“我是通过朋友认识汤洪波的。他让我交200万工程保证金承包兰阳商业广场工程。2014年12月6日,泰宇公司收到汤洪波的妻子夏某为法定代表人的建业公司发来的邀标通知书。为顺利承建工程,我就按汤洪波的要求缴纳了200万的工程保证金,随后双方口头达成了工程承建协议。后来,我们签订了《建设工程承包协议》。”

       记者查阅该协议得知,该工程名称为兰考县艺术中心和临街商业项目(又称兰阳商业广场项目)。一期工程建筑面积约为2万平米。乙方向甲方缴纳200万元项目诚信保证金。

       “2014年12月,我向汤洪波缴纳工程项目保证金200万元后,他拿来邀标协议并口头承诺兰阳商业广场2号、3 —A号、3—B号、4号、5号楼在过完2015年春节后就开工。”谢海军称:“过完春节后,我找汤洪波落实开标、签订施工合同、开工的时间,他却开始推了。终于在2015年4月26日,他通知我组织人员进场施工,却没有提开标、签订施工合同事宜。”

       “汤洪波让我们开始施工。当时,他没有施工许可证,他就让谢海军和他签了应付兰考县住建局的一个临时备案合同。他让我们先进场干,边往前走边办理施工许可等手续。他让先开始3—A号楼的施工。在10月5日,我们按照汤洪波的要求,开始进入2号、3-B号、4号、5号楼的施工现场。因汤洪波的方案多次改变,直至 12月9日,2号、4号、5号楼的基础才开始施工。在施工期间,谢海军多次要求汤洪波签订施工合同,都被拒绝。”徐建庄称,“汤洪波向谢海军承诺,地面以上部分按已完工程量的 80%支付工程款。一层完成支付已完工程量的80%,二层完成支付已完工程量的80%,主体封顶支付已完工程量的95%,但他的承诺没有落实。到2016年12月底,3-A号楼全部完成交付使用,到2017年1月15日,其他4栋楼主体全部完工。”

       “我们把活干完后,汤洪波就赶我们出场!”谢海军称,“我们共完成了2400多万元的工程,却有一半左右的工程款被拖欠,致使我连工人的工资都无法给付。我们要求进行决算,汤洪波不予结算。我找他说,你不让我干,让我退场,我可以退,但你总得结账啊。汤洪波当场答应10天内清账,我信以为真,然而我又上当了。在这10天内,我天天找汤洪波,他说很快结账,结果他还是一拖再拖。2017年1月,他逼着我签让利4个点的《建设工程施工承包合同》。”

       “我让汤洪波盖章,他以公章在会计那里而会计不在单位为由,让我把空白合同放在他那里等章盖。”谢海军气愤地手指该合同说:“当我拿到该合同时,我发现汤洪波在合同上做了手脚。该合同施工工期栏被擅自填了个120天,汤洪波自以为这样他就可以以我未在约定期限内完工为由,追究我的相关责任。该合同的原空白处还被手写了个工程总造价1300万元左右,而我们实际完成的工程造价在2400万元左右。这些情况,我公司的工程师张春龙都知道。”
 
        “谢海军所说的情况完全属实。”张春龙在接受采访时称:“谢海军在汤洪波的办公室把空白合同交给了他,他说公章由会计拿着哩。该合同被动了手脚之后,汤洪波让谢海军去拿的。”      

       “汤洪波在堤角村任第一书记的时间是2015年5月至2017年5月,我们在兰阳商业广场的施工时间是2014年4月至2017年1月,在此期间,我方与金源公司一方的问题,都由我与汤洪波联系解决。比如,因汤洪波拖欠工程款,我方无力给混凝土搅拌站交纳租金,人家终止了合作,最后汤洪波出面担保,才得以继续;比如,在2017年1月,我和张春龙等人与汤洪波谈施工合同的事情,再比如数十号工人讨薪都找汤洪波。为什么不找他的妻子夏某而找汤洪波?因为他说了算!”谢海军称,“他是建业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他的妻子只是挂名而已!”

       谢海军的说法,得到了张春龙、徐建庄、李偏等人的证实。
 
        “我们讨薪,汤洪波却要捅我们”

       建业公司屡次不按照约定支付工程款,致使工人工资不能按时发放!”谢海军称,“这产生了数百人讨薪的后果。”
 
       “我们找谢海军要工钱,他说汤洪波不给工程款他没钱。2016年6月,我们在施工现场找到了汤洪波。他说6月5日开盘,开过盘就给谢海军拨工程款,结果他没有给。6月15日,我们就把谢海军的施工现场的大门给堵了,汤洪波知道情况后,就手持1尺多长的尖刀要捅我们!”徐建庄称,“他还扬言在开封市很多领导干部都是他的好兄弟、合伙人,我们到哪里也告不赢。”
 
        浏览投诉方提供的视频,记者看到一手持一尺多长刀子的中年男子正冲人喊。因其话为方言,加之现场混乱,记者不知其意。

       “当时,李偏、徐建庄、翟渊录等人都在场。”谢海军称。

       “我们打110报警,桐乡派出所出警后,民警却坐着汤洪波的宝马车回到了所里。”李偏称,“后来也没做出什么处理结果。”

       “众目睽睽,我们还有录像为证,汤洪波拿的是足以致人死命的1尺多长的刀子啊,可派出所没有做任何处理!”谢海军称,“你如果采访汤洪波,他一定会说刀是儿子的玩具刀!”

       “我们投诉到了县劳动局。在周局长的协调下,于2016年7月10日给到场的农民工发放了部分工资。”徐建庄称:“后来,我们剩余的工资又被拖欠了,我们又在2017年春节前的腊月二十七终于找到了汤洪波。他同意支付给我们工资,承诺腊月二十八一定给钱。可我们等了一天也没有拿到钱。”

       “我给汤洪波打电话,他说明天一定给你们解决。我和工人又一次相信了他,但是第二天还是没有给钱。”谢海军称,“腊月三十,也就是大年三十啊,工人又一次给汤洪波打电话,汤洪波说钱已经给我转过账了,他让工人找我讨要。我和工人在银行一直等到银行工作人员下班,钱也没有到账!”

       “我们再给汤洪波打电话,他的手机就处于关机状态了,我们到汤洪波的办公室去找他,却始终找不到人。”徐建庄称,“汤洪波办公室的值班人员告诉我们,汤洪波带着妻子去南方度假去了!”
 
        “撕掉法院封条,使用未验收的房产”

       据记者了解,为了讨要工程款,2017年10月,谢海军和泰宇公司将建业公司等起诉到了兰考县法院并申请了财产保全。

       “兰考法院将兰阳商业广场4号楼的48间商业房予以查封,但在诉讼期间,封条竟然被撕毁。”谢海军手指眼前的楼房称,“还需要说的是建业公司在工程没有验收的情况下,就对3-A和3-B两栋楼进行装修并投入使用。一栋当做了售楼部,一栋开了超市和饭店。”
 
\
(3一B楼)

       “你们凭什么说工程没有验收?”记者问。

       “验收必须由我们施工方提供相关材料,我们没有提供。”谢海军称,“他们拿什么验收?!”
 
        投诉无果

       “谢海军等人多次给兰考县城市综合执法大队打电话和发信息,并前去反映情况,但执法大队领导却说此项目是县重点项目,不好前去执法。”徐建庄称。

       “2017年11月15日,我和律师去了综合执法局。张副局长接待了我们,但至今也没有个处理结果。对于综合执法局的不作为我们很愤怒,但也很无奈。”谢海军称,“兰阳商业广场项目的2号、4号、5号楼没有取得建筑工程规划许可证、建设工程施工许可证,却在2015年12月开始挖土方进行施工,在2016年12月完成主体工程和内外墙粉刷。2018年3月7日,我们去找住建局和规划局反映情况,可还是没有结果!”
 
         “《中央组织部组通字〔2015〕24号文件》规定的第一书记的主要职责任务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推动精准扶贫等,但汤洪波作为堤角村第一书记,在两年内,到过村里不超过5次。他把精力主要用在了自家公司的经营和管理上,这违背了《公务员法》相关规定,本应受到处分。”谢海军称,“2018年3月24日,我们去市妇联反映汤洪波的问题,但市妇联未对其做任何处理。”
 
        市妇联未予回应  

        徐建庄、翟渊录等人所反映的问题是否存在?记者来到开封市妇联办公室核实情况。

       妇联杜副主席礼貌地接待了记者。

       出示记者证、介绍信后,记者请杜副主席联系相关领导,就徐建庄、翟渊录等人的投诉做出回应。

       直到7月31日,记者未接到市妇联的任何回复,为了听到其声音,记者在下午3点半左右,拨打了杜的手机,但无法接通。

       记者又拨打了杜的座机,但无人接听。

       记者又拨打了妇联办公室电话,许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杜在开会。

       记者请他务必告知杜主任如果想对投诉做出回应,请在当天下午下班前联系记者。

       许姓工作人员予以应允。

       下午4点多,妇联高主席联系了记者。

       记者核实相关内容,她说还是以书面回复为准。记者告诉她务必在次日中午下班前予以回应。

       她应允。但到了约定时间,市妇联未予回应。
 
        县住建局、规划局、县政府婉拒采访

        为了求证徐建庄、翟渊录、谢海军等人所反映的问题,记者来到了县住建局、规划局以及县政府。

       住建局办公室的田姓工作人员、规划局工程部的乔股长以及县政府一秘科的安姓工作人员接待了记者。

       记者向其出示了记者证、介绍信,并说明了来意,但他们都以须由宣传部开函才能接受采访为由婉拒了采访。
      
        县城管局:历史遗留问题

       带着徐建庄、李偏、翟渊录等人的投诉,记者来到了县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进行求证。

       办公室王姓工作人员接待了记者。他告诉记者,领导都不在,他让次日早上班时到,有领导接待。

       次日,记者如约来到该局办公室。

       王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领导不在。

       “你们让记者在这个时间到,可记者到了你们领导不在,此前也不打个电话通知,这样做合适吗?”记者对王姓工作人员说。

       记者向他索要领导电话,他说只有领导的小号。

       记者只好上楼寻找张卫国副局长等人。

       这时,记者接到了王姓工作人员的通知,说杨科长可接受采访。

       记者随后对该局供建科的杨科长进行了采访。他告诉记者,这是历史遗留问题。2017年8月供建科成立,因手续不全,执法局就让他们停工了。停工1年多了。
 
        汤洪波:我辞职了

       为核实徐建庄、李偏、翟渊录等人所反映的问题,记者电话采访了汤洪波。以下为双方对话(篇幅所限,有删减)。

       记者:你在2015年5月至2017年5月在堤角村任第一书记?

       汤洪波:是。

       记者:投诉称,你以妻子夏某的名义设立了包括兰考建业公司在内的8家公司,并直接经营?

       汤洪波:没有,不属实。

       记者:兰阳商业广场项目,你找的谢海军,让他交200万元工程保证金?

       汤洪波:不属实,是我妇联的丁同事找的我爱人,集体事情我没参与。

       记者:2015年4月你通知谢海军带人进场,当时,无施工许可证,你让签了一个应付住建局的临时备案合同?

       汤洪波:不属实。

       记者:谢海军称未成立2400多万元的工程,有一半左右被你拖欠,你是实际控制人?

       汤洪波:不属实。有纠纷,法院正在审理。

       记者:你逼迫他(谢海军)签了让利4%的合同,你让他把空白合同交给你,后来你在空白处添加了120天工期和1300万元左右工程总造价?

       汤洪波:我不知道,我没参与。

       记者:6月15日(2016年)工人们在工地大门处讨薪,你持刀要捅徐建庄等人?

       汤洪波:不属实。当时我和儿子去找我爱人,看见他们正围堵我爱人。我一气之下,拿我儿子的玩具刀去解围。

      记者:他们反映,在2017年春节前的腊月二十七找到了你。你说次日给,结果你失信了;二十八给你打电话,你说二十九给,结果你还是失信;腊月三十工人给你打电话,你说钱已经给谢海军了,但你骗人了,再给你打电话,就打不通了,有人说你带着妻子去南方度假去了!

       汤洪波:你说的徐建庄我压根就不认识!

       关于撕掉法院封条和使用未验收房屋的事情,汤洪波均予以否认:我不知道!

      他还告诉记者,他已经辞职了。

      记者告诉他,市妇联已经复印了投诉材料,如有情况需进一步说明,请联系记者。但直至截稿,他未联系记者。
 
        究竟谁在说谎

       从汤洪波的“答记者问”来看,他数次用“不属实”来否定徐建庄、翟渊录、李偏、史丛印等人的投诉,就连有视频为证的那把刀子,也被他说成是儿子的玩具。那么,究竟是谁在说谎?!
 
        截稿前,谢海军给记者打来电话称:“第一书记不搞精准扶贫却脱岗做生意、手续不齐就违法施工、还用刀对付讨薪农民工、不经验收就公然使用房屋,我们公开举报投诉竟然没人管!我们请求纪检监察机关和司法机关,依照党纪国法追究其责任,并揪出其幕后的合伙人及保护伞!”

       对于徐建庄、翟渊录、李偏、史丛印等人的投诉,以及兰阳商业广场所涉问题,本刊将保持关注。
33.png

我要爆料

(有奖爆料:20元-1000元)

网络爆料台 随时随地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文化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2、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关键字:封一 工人 干部
下一篇: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