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位置:中国文化新闻网 > 民生 > 社会 > 正文

紧急呼吁 :“两面人”马彪被免后 ?我又遭到死亡威胁

2018-07-12 17:05:47    来源:新闻转播     评论:0

——致中纪委、国家监察委的一封公开信

尊敬的赵乐际书记、主任:

您好!

我叫高勤荣,原中共党员,1984年在山西青年报,任编辑、记者、副主编;1992年在开放日报,任记者部主任、总编室主任;1995年在新华社山西分社《记者观察》杂志,任政法部主任。

今年530日,山西省委免去了长治市纪检委书记马彪的的职务后。坊间传闻,当天夜里马彪曾工作过的侯马、长治,人们奔走相告,欢呼雀跃,甚至有的地方还放起了鞭炮。

马彪虽被免,但他“山西省纪检委委员”的头衔仍赫然显示在省纪检委的名单中。加之组织上没有采取任何强制措施,使得一个性格暴戾,霸道十足,睚眦必报、恣意妄为,又有白道、黑道各种关系的人,更加疯狂、嚣张起来。

我原本不想写这封公开信,但是在这场反腐败斗争中,由于我紧跟中央,连续发表许多反腐文章,已受到三次死亡威胁,今天又如期而遇。我不得不公布于众。即使遇难,全国人们也知道我是为什么。在这里,我恳请您能关注、严查。

早在1986年,我就投入了反腐败斗争。当年在人民日报同仁的配合和支持下,发表了《逮捕令发出之后》的长篇通讯,太原市委一主要领导被开除出党,其子因强奸十几位妇女被判了14年。其后,我也受到了其家人的谩骂讽刺。但我总觉得个人利益是小事,能为人民伸张正义,为党和国家除害,这是我最大的欣慰。之后,我又同仁合作写了《党费风波》、医生忙着打麻将 孩子死在病床上》等文。

这次,山西长治纪检委书记马彪被免,虽然尚未受到深究,但大家还是看到中央反腐的决心,并再次认识到中央关于“反腐败永远在路上”这句话,既宣示全面从严治党的坚定决心,也折射管党治党的任重道远。同时感觉到“惩治腐败力度决不减弱、零容忍态度决不改变”的决心和信心。如果以这样的智慧和担当,“压倒性态势”一定能转化成“决定性成功”,为我们实现民族复兴的“历史性伟业”奠定坚实的基础。

下面我把山西省长治市纪检委书记马彪与干部监察室主任程晚英,涉嫌严重违法违纪的情况,给您汇报一下:

一、阳奉阴违两面人疯狂报复举报者 

2018年是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开局之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施“十三五”规划承上启下的关键一年。

在这一档口,做好纪检监察工作更是责任重大,意义深远。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告诫全党全国:全面依法治国必须抓住领导干部这个“关键少数”。无论职务高低、权力大小、贡献多少,都没有超越宪法法律的特权,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知敬畏,方能存戒惧守底线。

今年113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公报指出:打铁必须自身硬。“坚决清除对党不忠诚不老实、阳奉阴违的两面人、两面派。聚焦政治立场、政治原则、政治担当和政治纪律,强化监督执纪问责,严把选人用人政治关、廉洁关、形象关,全面净化党内政治生态”。

然而,作为山西省山西省纪委委员、长治市市委常委、纪检委书记兼监察委主任马彪,却一意孤行,我行我素,置党的政治纪律、规矩而不顾。会上一套,会下一套,满口脏话。他口口声声“把纪律挺在前面”,实际是把自己的私利揉到里面。不收敛,不收手。典型的对党不忠诚不老实、阳奉阴违的两面人、两面派。

2015923日,马彪被任命为长治市委常委、纪检委书记。在欢迎大会上,他信誓旦旦地表示:“坚决拥护省委决定,将在省委、省纪委和市委的坚强领导下,严格按照“三严三实”要求,切实加强自身修养,牢固树立党章意识、纪律意识、规矩意识、组织意识,始终把纪律挺在前面,严于律己,廉洁从政,团结带领全市纪检监察干部,扎实做好各项工作。”

之后,每逢大会,马彪讲起反腐败问题都是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什么“提高政治站位,保持政治定力,突出‘关键少数’,坚守三条底线”,什么“维护‘六项纪律’,落实‘八项规定’,保持反腐高压态势”。

具有讽刺性的是2017714日,据《长治日报》报道,马彪书记在市工商局调研学习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山西重要讲话精神时,一边强调:“在服务企业做大做强上下功夫,在保障民生和维护市场秩序上下功夫,努力营造公平竞争、诚信经营的市场环境”。一边自己却利用职权打压长治的一家知名企业——山西兆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兆盛公司”)。

山西兆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12月,注册资金2亿元人民币,目前公司拥有员工2200余人,建筑经验丰富、技术力量雄厚,是拥有国家房地产开发一级资质的大型房地产开发企业。多次获得国家、省级建筑类奖项,中央电视台及全国许多媒体曾专门对他们做过深度报道。长治市史家庄村城中村改造以来,仅此一个项目就向国家缴纳税金达8亿元,为国家做出了较大贡献。

2017718日,距马彪到市工商局调研后4天贡献。马彪就默许长治市高新区纪工委书记程晚英,到兆盛公司向董事长陈兆平公开索要价值6000余万元的15亩土地。陈兆平衡量再三,断然拒绝其索贿。后遭到程的威胁:要罚你两亿元,并判你七年。

    2017719日上午,陈兆平按程序向长治高新区管委会领导反应被程晚英敲诈和被威胁一事。

 2017720日,长治公安局高新区分局以“冲击纪检委”为由对陈兆平立案调查。

    2017721日,在逼迫无奈之下,陈兆平开始向长治市纪检委反应程晚英公开索贿的问题。

    20178月,殊不知,程晚英从高新区纪工委副书记、监察局局长,提拔为长治市纪检委干部监督室主任。

    20179月,在长治市纪检委书记马彪的授意下,长治市公安局对举报人陈兆平以“串通投标罪”进行立案调查。经过几个月地毯式地调查,由于“证据不足”又撤案。一个堂堂的长治市纪检委竟敢如此随意?如此任性?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弄错了,大不了放人嘛,这让百姓情何以堪?

    从上列时间节点不难看出,其中很多巧合,令人匪夷所思。更让人想不到的是,马彪竟然指派辖区内潞城市公安局承办该案。据多个信源证实:程晚英为何底气十足,飞扬跋扈?其家族有七八个亲戚都把持着公检法的要害部门。其中,程晚英之夫曾任潞城市检察院检察长;而其侄在升任长治市房管局局长之前,曾任潞城市纪检委书记。据陈兆平的一份举报材料称,兆盛公司在办理房屋预售许可证时,曾遭到了长治市房管局的无故刁难……

据调查,自去年7月至今年5月,长治市纪检委、监察委在调查陈兆平的过程中,曾调动了三个市县的纪检委和公检法,将近150多人次,他们几乎天天到企业家陈兆平的公司,也不出示任何证件,不是查账,就是询问,要不把人带到其他地方提问;其手段不是恐吓,就是诱供。反正只要你按他们的意图承认就很快放人。

据一些老干部回忆,这是长治市建国以来规模最大、范围最广、时间最长的一次调查,其场面、人数、手段令人发指。搞的该企业鸡飞狗跳不得安宁。

程晚英东窗事发后,全国诸多媒体报道了其公开索贿事件。奇怪的是,在媒体已掌握了程晚英索贿的大量证据,向长治市纪检委发函要求核实,该委竟然回复说:20171113日至1230日,长治市纪检委组成核查组对所反映的问题线索进行了认真核查。经询问长治市高新开发区国土资源局长何光明、史家庄村原村支部书记原书文、原村委主任王小明,均否认“程晚英通过其向陈兆平索要15亩土地及一套房”一事。让人匪夷所思的是,该委经核查,现有证据不能证明举报人陈兆平反映程晚英曾索要15亩土地、一套房的问题成立。

一件事情,四个证人竟然证实不了程晚英的公开索贿?究竟谁在向世人和组织说谎?为什么一个党的纪检委机关竟然敢信口雌黄?这样的纪检委,人们还敢相信吗?同时,人们不禁又怀疑,以往值此,长治市纪检委以前所办的案子是否公平公正?马彪作为长治市纪检委的第一责任人,霸气十足,倘若他不发令,谁敢做出这样指鹿为马的荒唐事情?长治纪检委究竟是谁的天下?这严重损害了纪检委在干部群众中形象和地位,从而导致广大人民群众对党和国家的某些不信任。

怪不得在调查中,一位老干部气愤地说,马彪在长治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横行霸道,无人敢管,他想查谁,就查谁,想抓谁,就抓谁。马彪不是现代版的“戴笠”吗?

2018331日,兆盛公司邀请北京一些专家学者,以及中央办公厅、中宣部等领导到长治宣讲党的十九大精神。人民网、环球网、山西网、政府法制等50多家中央及山西媒体都在第一时间做了报道,唯有长治的媒体集体沉默。据一位不愿透露名字的记者爆料:活动前夕,也有一些当地的记者参加了活动。始料不及的是,事后当地主管部门居然让参加该活动的报社、电视台记者做出书面检查,令记者百思不得其解。据说,始作俑者还是马彪。

近期以来,国务院、最高检、最高法委密集发声,要求坚决保护企业家合法权益。20171212日,最高检通知所属机关《准确把握法律政策界限依法保护企业家合法权益》:“要严格把握罪与非罪的界限,对企业生产、经营、融资等经济行为,除法律、行政法规明确禁止外,不得以违法犯罪处理。为企业家健康成长和事业发展营造宽松的法治环境,切实强化企业家人身财富安全感,增强和激励企业家创新创业信心”。

201812日,最高法也发文要求保护企业家,坚决防止用刑事手段干预经济纠纷。今年年初,人民日报曾发文称:企业家是经济活动的重要组织者,是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中坚力量。他们为积累社会财富,创造就业岗位,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增强综合国力作出了重要贡献。

最高检在《关于充分发挥职能作用营造保护企业家合法权益的法治环境支持企业家创新创业的通知》中,又指出,检察机关要规范自身司法行为,改进办案方式方法,最大程度减少、避免办案活动对企业家合法权益和正常经济活动带来负面影响。

然而,长治市纪检委书记马彪与与干部监察室主任程晚英,在没有任何证据的前提下,因为索贿未果,就对长治市知名企业家陈兆平及其公司、家人进行残酷打击,疯狂报复。是可忍,孰不可忍?

二、傍大款 谋私利 与老板勾肩搭背 人称5亿

   20066月至201212月,马彪在侯马任书记、市长期间,还是为百姓办了一些好事。据出租司机讲,马彪在侯马任书记时,在城市改造、修建新火车站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也就在此时,他开始大肆捞钱,但马彪有个特点,一般人的钱,他不收。几年来,他在侯马扶持培育了2个亿万富翁,一个是侯马市汇丰水泥厂的老板XXX;一个是侯马市通盛集团的老板XXX。其中XXX见水泥厂效益差、来钱慢、最后快倒闭时,后改为做房地产商,成为马彪的座上客。

一次,XXX在剪彩中,专门把马彪从山西省纪检委请回侯马参加盛典活动。事毕后,马彪见XXX的车不错,就把自己的车给他留下,开上XXX的车回了太原。次日,XXX4s店买了一辆崭新的豪车,送给了马彪。当我问起是什么车?司机说不清楚。并反问我,一个亿万富翁能送个领导烂车吗?最少还不是百万元左右的车?

马彪为了给XXX谋取更大的利益,也动了不少脑筋,下了不少苦。一次,XXX在拆迁中,想占附近村的地,村民不让,组织了100多人,抬出五六口棺材阻挡。马彪调动了几十个警察,当场抓了十几个人,又让人拿斧子把棺材全部砸烂劈开,村民害怕,只好离去。知情人告诉我,他们占了这块地后,也不开发,一直搁置了好几年。

据另一位出租车司机告诉我,侯马市多一半小区都是这两位老板开发的,其他房地产商想也别想。当车驶入侯马最大的广场时,司机说,你看,广场的东面、南面这些高档小区都是这两个老板的样板工程。

2008年,在侯马反响最大的一件事,是马彪开除侯马市城建局李XX科长兼城管大队长。李科长今年已70岁了,老伴刚去世不几年。当他回忆起这件事,心情异常痛苦。他说就因为拆除一个广告牌,可能是广告牌的主人与马彪关系不错,告到马彪那里。马彪就借机把他一撸到底。当时城建局领导以局的名义给马彪打了三次报告,以图保他。也未成功。马彪不仅把他开除,他家属在街道开了一家“深巷饭庄”,各种证照都齐全,结果说他后院有问题,把饭店也查封了,使其损失了几百万。

还有一件奇怪的事,马彪在侯马当书记时,他的司机叫XXX,马彪当时答应给他妻子安排工作未果。司机四处告马彪的状,马彪只好把其妻安排了。这里究竟有什么猫腻,只待严查。

侯马人得知马彪被免职后,又有人举报:20127月份左右,马彪在侯马任职时,经常到益康洗浴中心寻欢作乐。一位服务员反映,马彪的夫人喜欢收藏古玩,马彪曾收受益康中心老板的一个价值不菲的古董桌。

据调查,马彪起家于山西重机厂,发达于临汾,祸害于长治。仕途中,曾给某市委某领导当过秘书。据说,他与中央某领导的女婿打的火热,交集很深,经常出没于商店酒肆、吃饭、打猎、斛筹交错,勾肩搭背,人称“马5亿”。他一身痞子气,江湖义气很浓,结党营私,奉行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帮主做派。

尊敬的赵书记,山西曾是“塌方式”、“系统性”腐败的重灾区,我认为根子就在纪检委。中央自调整了山西省委班子后,山西省纪检委两任书记黄晓薇、任建华殚精竭虑,前仆后继,“固本培元”,加强思想政治建设;“激浊扬清”,让歪风邪气无所遁形;“立规明矩”,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面;“以上率下”,领导带头立标杆、作示范;“继承创新”,赓续优良传统、不断改进创新。以猛药去疴、壮士断腕的决心从严治党,以刮骨疗毒、重典治乱的勇气惩处腐败。坚持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净化空气,革除弊制,使山西与全国一样不敢腐的目标初步实现,不腐的制度日益完善,不想腐的堤坝正在构筑,党内政治生活呈现新的能气象。

然而,长治市纪检委书记马彪与干部监察室主任程晚英沆瀣一气,助纣为虐,为一己私利,公开索贿,严重破坏了全国全省不敢腐的大好局面。同时,又滥用职权,调动国家机器,采取极其恶劣手段疯狂报复企业家,与中央的精神早已背道而驰,完全丧失了一个共产党员的道德品质,已堕落为一个涉嫌犯罪的腐败分子。

马彪作为原长治市的纪检委书记、监察委主任,为什么在明知自己的部下程晚英公开索贿,却把她提拔重用,调到市纪检委干部监察室当主任?当人们问起此事,他说是:“正常的干部交流”。 这是正常的“干部交流”吗?这恰恰印证了社会上“他们的关系不正常”的社会传说。

令人不解的是,当全国几十家北京媒体如实地报道这一事件后,一些宣传部门和纪检系统,不是追查事件的本身,而是责怪媒体,说什么“破坏了当地政府的形象”,让记者写检查做反省,甚至有些纪检委欲查、搜集报道该事件的记者和媒体人,看他们有没有其他违法违纪的问题。这与该事件的当事人程晚英何其相似乃尔?索贿未果,就查你涉嫌“串通投标罪”,“罚你2个亿,判你7年刑”。

 三、历史重复,有些纪检干部手段雷同,是进步还是倒退?

20年前的今天,我在新华社山西分社时,人民日报发表了一份我写的内参,揭露了山西运城耗资两亿八千万的假渗灌工程。时任中纪委副书记刘丽英看到后,批示:“山西省纪检委先行查处”。结果山西省纪检委不查运城的假渗灌,反而调转枪口对我查了半年。未果,就开始栽赃陷害,打击报复,以莫须有的罪名判了我13年:把我打条借钱,认定我为诈骗;朋友借了我家三万,还了我二万五,认定我为受贿;别人嫖娼,认定我为介绍卖淫。我冤狱后,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连年为我提案、呼吁、鸣不平。中央电视台台长杨伟光、国家文化部长高占祥、魏明伦、李前宽、潘霞、张锲等7位全国政协常委在全国两会中,给我做了89号提案,他们尖锐地说:“这是一起明显的打击报复,有罪推定,甚至是涉嫌栽赃罪名的恶性枉法冤案。”

2006127日,我出狱后,由于深受腐败之害,与腐败分子展开了殊死斗争,中央各大媒体为我做了大量报道。习总书记上任后,我紧跟其后,发表了《山西焦煤集团董事长白培中被劫5000万》、《山西一人大代表四个老婆十个娃》、《吃空饷15年转身变为副县长》、《苏浩,你还是个男人吗?》、《河津城建局长11次年龄造假》、《山西“房媳”事件》系列报道,配合中纪委拿下了不少贪官,被媒体誉为“推倒山西腐败骨牌的人”。

20年后的今天,我反腐矢志不移,秉性不改,又写了《山西长治高新区纪工委书记程晚英疯狂索贿的背后》、《一个满嘴脏话的纪检书记》,质疑马彪疑似国民党时期的“戴笠”,无原则的想查谁?就查谁。想抓谁?就抓谁。此问题拿不下你,就找彼问题,反正要想法整你一番。正如文中所述的长治市纪检委的程晚英一样,你不答应给我土地和房,我就查你是否有“串通投标罪”?倘若这个罪名不成立,我就找其他问题。想办法也要罚你2亿,判你7年。假如抓错,也大不了放人。法律、人权在这里已荡然无存!

十九大新修改的党章,把“监督、执纪、问责”正式写入党章,成为纪委职责定位的根本遵循。然而,在马彪、程晚英之流的眼里,他们把“监督”用作“吃拿卡要”的敲门砖而把“执纪”作为“整人”、的砝码,把“问责”变成排除异己,打击报复的手段。

20年了,回想马彪、程晚英对兆盛公司陈兆平变相打击报复的手段,竟然与当年山西省纪检委个别人对我的迫害如出一辙。

不难看出,尽管时代不同,但我们纪检委某些人的思维和手段,仍然重复着一个陈旧的故事。究其原因,有些纪检系统的顶层设计还没有上升到理论的高度,至今还停留在传统的思维中。

  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审议通过的宪法修正案,明确强调纪委监委,要时刻用党章、党规、党纪和宪法、法律、法规这“两把尺子”去衡量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一言一行,并规定“对公职人员开展廉政教育,对其依法履职、秉公用权、廉洁从政从业,以及道德操守情况进行监督检查”。切实将制度优势转化为治理效能,在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过程中发挥更大作用。

马彪与程晚英之流,早把宪法、法律、法规,党章、党纪、党规抛到九霄云外,以“我”为圆心,以“利”为半径。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这哪有一点点共产党员的味道?哪有一丝一毫为人民服务的精神?

 四、两面人马彪被免,我却又受到死亡威胁

最近,据知情人告我,由于我揭露了马彪、程晚英之流的腐败行径,马彪气急败坏,目眦尽裂,对我恨之入骨,咬牙切齿。竟然罔顾法律法规,利用自己的人脉、关系、死党、嫡系,从各方面开始对我进行秘密下手、非法调查。要么制造交通事故,要么查你八辈祖宗。

对于死,我从来没有畏惧过,我已是死过三回的人了。第一次是当年运城市委书记黄有泉把我送进监狱后,就曾想把我害死在那里。家人知道后,立即央求有关领导把我调到另一座监狱。在狱中,无论干警还是狱友,他们通过媒体都知道我是敢为百姓说真话的人,是冤枉的,黄有泉的罪恶目的没能实现;第二次是我出狱前,曾给我提供采访线索的人,不仅也被黄有泉以莫须有的罪名判了7年(已平反), 2004418日,他刚出狱就被三个蒙面歹徒暴打致残。没成想,在我出狱前,我给山西省司法厅、监狱管理局、监狱领导写信,吁请他们派车把我送回家。黄有泉的目的又没有达到。第三次是我出狱后,我连续揭露黄有泉的八大金刚之一孙太平(运城市财政局长)及山西“房媳”事件,其爪牙多次给我打电话威胁,妄图把我装在麻袋扔到黄河里。我在微博告知天下后,在全国网民的支持下,他们的阴谋还是没得逞。

没想到,马彪、程晚英之流利令智昏,仍妄图加害于我,这也许是腐败分子垂死挣扎的一个手段。但只要我身上少一根汗毛,我将与马彪血战到底!

五、对反腐败斗争的一些粗浅认识

马彪被免,我又陷入深深的忧思和纳闷。在习总书记的“老虎苍蝇一起打”的英明决策下,有些部门不是深刻反思事件本身,检查自己错在哪里?反而又重操旧业,把矛头对准举报人、记者和媒体人,欲对他们实施“有枣没枣打三竿”的卑鄙做法。这难道不是一种腐败吗?著名学者曾分析,这些腐败植根于中国传统的怀疑、假设,以及权贵的报复心理。但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任何伎俩他们都看得清清楚楚。

在十八届中央纪委六次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民心是最大的政治,正义是最强的力量”。这既是中国共产党人宗旨意识的升华,也体现了对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的更高要求和必胜信心。反腐败关系到党和国家存亡的大问题,它是一场人民的战争,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仅靠纪检委、监察委、人大、政协、公检法是远远不够,必须调动媒体的力量、人民的力量。

我国如何能建立起固若金汤的制度反腐机制,道路还是很远。制度是一项系统工程。屡禁不绝的腐败现象表明,用零打碎敲的措施进行约束,就好比堂吉诃德用长矛大战风车,远远不足以把权力关进笼子里。必须把纵向、横向权力制约和非权力对权力的制约统筹起来,把媒体和百姓的呼声重视起来,形成多元化的监督和约束体系,遏制腐败才有足够的力量。

  这些年来,反腐倡廉制度,正在朝着体系化的方向迈进。但是,缺乏体系性、系统性,仍然是现有反腐倡廉制度的突出特点。我们往往把文本体系误认为体系本身,似乎形成了文件,就算完成了制度建设。结果是,关于反腐败的文件不少,落实起来经常是雨过地皮湿,不起多大作用,腐败现象仍层出不穷。

缺乏系统性的另一个表现是,从系统论的角度看,出台的各项规定,如果不能有机地连接起来,形成闭合的系统,就会导致制度建设事倍功半,甚至出现制度变形。比如说,上对下监督的巡视制度如果不和下对上的监督相结合,就会出现“谁来管钦差”、“谁来监督纪检委”的问题,结果可能导致新的腐败,甚至造成新的冤案。

从现实情况看,我们的权力约束过多依靠行政命令体制,依赖纵向地用上级权力对下级权力进行约束。我们强调了一系列“必须”、“一定”、“绝不”,但主体单一,主要指上级机关。这种权力约束导致的难题是:约束权力的权力由谁来约束?历史证明,把希望寄托在纵向的权力约束上,不可能从根本上遏制腐败,还是要依靠群众,依靠媒体。因为腐败分子最怕就是人民和媒体!

因此,为了弥补纵向约束的不足,应该加强非权力对权力的监督,其中,最重要的是扩大公民有序参与,民主是约束权力的最好途径。“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锄一害而众苗成,刑一恶而万民悦。”对马彪和程晚英严重违法违纪的行为,吁请中纪委彻查!

此致

敬礼

高勤荣

201876

我要爆料

(有奖爆料:20元-1000元)

网络爆料台 随时随地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文化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2、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关键字:两面人 马彪